中国人民总部

1月3日中央发出关于召开华北财经会议的指示,指出,应立即召集此项会议,并由邯郸中央局负责筹备召集。会议的议程应为交流各区财经工作经验,讨论各区货物交流及货币、税收、资源互相帮助,对进行统一的财经斗争等项,并可由各区派人成立永久的华北财经情报和指导机关。

1月6日关于加强对蒋管区的组织与领导,中央致董必武并转上海工委、、吴玉章、张曙时、方方、林平电:“此次平、津、京、沪学生的反美,成绩甚好,影响甚大。”“我党在蒋管区的工作,应尽量利用这次的成果,扩大民族爱国主义的宣传与活动。”

1月10日中央致电各中央局、各区党委:“中央决定,在今年五月四日召集土地会议,讨论和解决土地改革中的各种问题。每一区党委及中央局、分局须各派代表一人,于五月四日以前赶到延安。”

1月下旬为加强华东全军的领导,遵照命令,新四军山东军区、华中军区撤销番号,合编为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政委饶漱石。山东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合编,组成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副司令员栗裕,副政委谭震林。

2月1日中央在枣园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分析了国内形势,讨论了为中央起草的《迎接中国革命新高潮》的指示。指示指出:“目前各方面情况显示,中国时局将要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新的阶段,即是全国范围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发展到新的人民大革命的阶段。现在是它的前夜。我党的任务是为争取这一高潮的到来及其胜利而斗争。”

2月6日对中直机关。直属机关赴陕甘宁边区各地解决土地问题的人员讲话指出,解决土地问题在政治上、军事上都很需要,实际做的就是打倒蒋介石的工作。

2月21日致电、肖克、罗瑞卿:“今后行动应学习陈粟、刘邓、陈谢三区大踏步进退,完全生动作战的方针。”“大踏步进退,不拘一城一地之得失,完全主动作战,先打弱敌,后打强敌,调动敌人,各个击破。”

2月八路军延安总部改称人民总部。我军各部队正式改称“中国人民”。

3月12日朱德、、任弼时、率机关工作人员一部离开枣园北上,转移至子长县(瓦窑堡)的王家坪。

3月13日胡宗南部14万余人分两路向延安发起全线进攻,叫嚣“三日以内占领延安”。这是军队由向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改变为向陕北、山东重点进攻的开始。

3月16日决定,西北野战兵团和地方部队组成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任副政委。

3月19日参加保卫延安作战的部队,经过7天激战,歼敌5千余人后,主动放弃延安。胡宗南占领了延安空城。

同日中央致电务中央局、分局:“延安情况紧急,五四土地会议之地点及日期,恐须看以后情况之发展再行决定。望各地出席会议代表暂在原地待命,待中央通知后再起身,但东北代表应立即起身到山东或晋察冀待命。”

3月25日率中央机关转移至于长县王家坪,与先期到达这里的朱德、、周恩来、任润时会合。

3月29日等率中央机关到达清涧县北面石咀驿附近的枣林子沟。并于当晚至30日在这里召开中央会议,讨论中央机关行动问题。会议决定,、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央机关和人民总部留在陕北,主持中央工作;由、朱德、董必武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以为书记,前往晋西北或其他适当地点,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

3月31日、朱德率中央工委由石咀驿动身去山西临县,拟经五台前往太行。

4月8日率中央工委到达山西兴县后,在蔡家崖召开的晋绥边区干部会议上作了报告,分析了全国和晋绥解放区的形势,提出解决土地问题的意见。

4月9日中央重申上月决定:必须用坚决战斗精神保卫和发展陕甘宁边区及西北解放区,党中央及人民总部必须继续留在陕甘宁边区。

4月11日中央决定,中央及军委大部工作机构暂留晋西北,组成中央后方委员会,为书记,为后方支队司令员,李、为委员,进到临县地区,统筹后方工作。

4月15日给西北野战军发出《关于西北战场的作战方针》的电报,提出用“蘑菇战术”,“将敌磨得精疲力竭,然后消灭之”。

4月16日为争取长期战争的胜利,中央决定在太行成立财经办事处,统一华北各解放区财经政策,调剂各区财经关系和收支,并决定董必武为财办主任,由华东、五台、太行、晋绥各派一得力代表为副主任,并经常参加办事处工作。

4月22日致电、肖克、罗瑞卿并告、朱德指示,在正大战役完成后,应完全不被敌之动作所迷惑,选择敌之薄弱部分主动地歼击之,选击何部那时再走。这即是先打弱的,后打强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打各的)政策,亦即完全主动作战政策。

同日、朱德就晋绥群众运动问题致函贺龙、李井泉等,指出,没有一个系统的、普遍的、彻底的群众运动,是不能普遍彻底解决土地问题的。(7月25日,把这封信批转各地。)

4月24日、朱德致电中央,汇报途经晋绥地区兴县、静乐、宁武、蟀县(今原平)等地所了解的土地改革情况。

同日、致电中央、朱德、,告知中直东进人员已出动完毕;大体上后方机关已摆开架子,开始工作。

4月26日、朱德率中央工委到达晋察冀中央局和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

4月29日中央发出关于中央城市工作部工作方针及各地城市工作部工作方法的指示,规定中央城工部的任务是总管蒋管区一切工作,部长由周恩来兼任,副部长李。并规定了各区城工部职责范围及业务。

同日中央复电、,同意其工作部署。并指示后委,特别要进行居民工作,帮助群众生产。

4月30日晋察冀中央局在城南庄召开欢迎会,欢迎中央工委的到来。、朱德分别在会上讲线日新华社发表经修改的社论《全力准备大反攻——纪念五一节》。社论指出,战争的形势“由蒋军的局部进攻与人民的局部反攻,改变到蒋军的全面防御与人民的全面反攻”。

同日对2月18日所送的关于晋冀鲁豫土改情况报告作出批示。指出:“晋冀鲁豫农民群众的彻底的革命行动,应给我们全党各级领导机关及领导同志以严格的、有益的教育,证明我们许多同志对于群众运动的顾虑、惧怕、不敢放手,因而在指示和决定上规定一些限制和阻碍群众行动的办法是错误的。”

5月3日、朱德到达河北省平山县封城村,与正在这里指挥正大战役的、刘澜涛、肖克、罗瑞卿等会面。随后中央工委机关设在平山县西柏坡村。

5月4日正太战役结束,共歼灭军3万5千余人,解放并降等7座县城,控制正太路180公里。孤立了石家庄的军,打通了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解放区的联系。

同日西北野战兵团在幡龙镇全歼胡宗南部整编一六七旅,缴获大批武器、装备和给养。自3月25日开始至5月4日先后取得青化迈、羊马河、幡龙镇三战三捷,共歼敌1万4千余人,奠定了西北人民在陕北战场转入战略反攻的基础。

同日中央电告:同意华北财经会议产生一个决定,确定财经共同方针和各种政策。董必武木久可到邯郸,如果来得及,最好待他到后再做最后决定。

同日朱德在平山县封城村与、肖克、罗瑞卿会商,决定由分别召集纵队、旅、团级干部会议,总结晋察冀军区作战的经验教训。

5月5日中央就蒋管区工作致电、李,指示党的组织要严守精干隐蔽、平行组织、单线领导、不转关系、城乡分开、上下分开、公开与秘密分开的原则,以保护我党及民主进步力量,加紧开展人动。

5月6日、朱德就彻底完成冀东土改问题致电刘澜涛转冀东区委,指出:“冀东群众的土地改革运动已获得伟大成绩,但还未彻底。”“你们应当学习太行山的经验,组织群众的复查,继续深入反对地主的运动,完全割掉封建尾巴。”晋察冀据此开始了土改的“五月复查”。

同日、李向周恩来并中央报告关于后委的工作任务、业务方针及训练干部问题。

5月上旬朱德在晋察冀军区高级干部会议上讲话指出,蒋军除在一两个地方如陕甘宁、山东尚能进攻外,其他几个战场已失去进攻能力。为了争取胜利,我们要适应正规战的需要,建立后勤部,建立统一的补训兵团,并且统一军工生产,搞好兵站运输和财政金融等工作。

5月12日、朱德、董必武电告膜代远、等:经中央批准,决定中央工委及各机关留晋察冀工作,不去太行。

同日报告中央:财经会议昨日闭幕,通过决定草案,董必武任华北财经办事处主任,各区派人为副主任。

5月13日华北野战军发起孟良商战役,到侨日结束。歼灭号称“五大主力”之一的蒋军整编第七十四师3万2千余人,击毙其中将师长张灵甫,迫使蒋介石暂停对山东的进攻。

同日东北民主联军发起夏季攻势,历时50天,共歼敌8万3千余人,收复县城42座,解放土地16万平方公里,我东、西、南、北满和冀热辽解放区联成一片,迫使东北军收缩于长春至大石桥、沈阳至山海关铁路沿线日关于全国军事形势及东北我军作战问题致电、高岗并告朱德、。提出关于东北民主联军夏秋季和冬春季的作战任务。

同日南北方学生同时对蒋介石法西斯专制表示强烈反对,进行罢课。宁、沪、苏、杭地区16所大专学校6千学生在南京联合,遭当局,重伤21人,轻伤97人,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五·二零”惨案。

5月23日党中央发出指示,提出要灵活地运用斗争策略,使群众斗争沿着开辟蒋管区第二战场的方向前进。

同日新华社为“五·二零”南京学生反蒋波及各大城市事件发表《蒋介石末路》的时评。

5月24日致电陈康、谢富治等,提出关于夺取大西北的部署问题。

同日致电晋冀鲁豫中央局并报中央:为准备召开全国土地会议,望注意研究几个问题:(一)在打倒地主阶级的运动中,各阶层农民的真实要求。(二)检查《五四指示》各项原则的正确性,并如何制定一个更完美的土地指示。(三)在运动中的右倾错误与“左”倾错误,等等。

5月27日董必武致电各中央局,要求各区党政军协助各解放区救济委员会,对抗战中所受损失进行详细调查,以便要求日寇赔偿。

5月28日中央发出《关于在白区对的对策的指示》,提出力求在为生存而斗争的基础上建立反卖国、反内战。反独裁与反特务恐怖的广大阵线日新华社发表写的《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中》的评论,指出:“中国境内已有了两条战线。蒋介石进犯军和人民的战争,这是第一条战线。现在又出现了第二条战线,这就是伟大的正义的和蒋介石反动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

5月31日、朱德致电各解放区:全国土地会议预定于7月7日在晋察冀的平山县召开,各区除区党委务须派一负责代表到会外,各地委亦可出席代表一人。

同日、朱德致电中央,提议以为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罗瑞卿为政治委员,杨成武为第二政治委员,负责全权指挥晋察冀野战军。

6月1日朱德就晋察冀军事工作的初步处理情况向中央报告:(一)恢复野战军。(二)建立军区后勤部,统一领导供给、卫生、兵站、运格、交通、补充新兵、训练俘虏等工作,使野战军脱离后方勤务工作,只管训练与打仗两件事。

6月2日中央复电、朱德,同意他们所提议的晋察冀野战军领导人选。

6月3日向中央汇报晋察冀野战军工作状况。建议在青沧战役后允许由战军休整一个月,责成、罗瑞卿在朱德、帮助下完成一切必要的改组。

6月4日中央通知各中央局:我军已全部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除作战时因为战术上的某些需要仍可予以局部性的战术性的破坏外,一切大规模破坏铁路的行动应予停止。

6月10日朱德、参加冀中军区在河北省河间县召开的干部会议,朱德在会上讲话指出,我们的部队是人民的勤务员,要为人民服务。打歼灭战是红军传统的战略思想,一定要贯彻打歼灭战的思想。各级都要建立后勤指挥部,要在政治上压倒敌人,瓦解其抵抗。学会依照自己的情况去带兵、养兵、练兵、用兵。还要大量培养干部,准备担负解放全中国的任务。

6月14日致电、朱德,指示中央工委今后6个月内要做的工作为:(-)将晋察冀军事问题解决好。(二)将土地会议开好。(三)将财经办事处建立起来。

6月25日-7月6日晋察冀野战军发起保北战役,歼敌8千人,攻克徐水等城,隔断了北平至保定的铁路交通。以后,晋察冀我军即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

6月26日中央致电、朱德,希望对6月5日发出的华北财经会议决定草案提出意见。

6月29日朱德致电,认为青沧战役和保北战役之所以胜利,是由于打堡垒及攻城的战术都有相当的提高,步兵炮兵能够协同作战,步兵并善于使用炸药。今后华北作战已转为主动,但仍以围城打援为宜。对较坚固的城堡,如准备得好,时间宽裕,直可攻破。

6月30日、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12万余人,从张秋镇到临淄集150公里地段上,一举强渡黄河。在晋冀鲁豫军区部队配合下,发起鲁西南战役,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反攻的序幕。

7月1日新华社发表经修改的社论《努力奋斗迎接胜利——纪念中国创立二十六周年》。在修改时,特意加写了关于民族统一战线问题,指出:“我们有个伟大的民族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小资产者、爱国的民族资本家、开明绅士、少数民族及海外华侨,这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

7月3日致电、朱德、即转、罗瑞卿并告、罗荣桓:争取在7月20日或7月25日以前在永定河以北(平津间)进行一个战役。此投完成后即回石门以东,休整一个月,然后于9月进行石门战役。

7月5日中央颁布“七·七”抗日战争爆发10周年纪念口号,提出团结一切受压迫的人们结成全民族的统一战线,恢复政协路线,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蒋介石的进犯军,建立独立、和平、民主的新中国。

同日致电、罗荣桓、高岗,指出,第一年作战,除山东地一切区域均已将敌战略进攻停止,并已转入我军之进攻。我第二年作战应争取歼敌100个正规旅及大量杂部,使敌由数量上的优势变为劣势,我则变为优势。

7月11日朱德致电,报告7月上旬晋察冀军区有关军工生产、人员补充等工作的部署。

7月12日电告各中央局、分局:现朱德、董必武、康生、彭真、陈伯达已到平山县工委所在地,中央工委即正式成立,各处情况及报告望即送工委。

7月14日董必武发出通知:华北财办即将正式开始工作,地点设在晋察冀建屏县峡峪村。

7月15日中央工委复电东北局,同意他们所制定的关于继续完成土地改革深入群众运动的指示文件。

同日在全国土地会议预备会上讲话指出,全国土地会议原拟5月在延安召开,由于战争关系没有开成,中央就委托中央工委在西柏坡主持召开,将来的文件和决定还要经过中央批准。会议定于17日开幕,会期大概三四十天。会议开法,先由各地作报告,然后讨论,最后做出决定。会议的领导机构是主席团,由中央工委委员及代表团负责人组成,工作机构是秘书处,下设文件编辑委员会。主席团由、朱德、董必武等22人组成,常委为、朱德、董必武、康生、彭真。秘书长为安子文。文件编辑委员会由陈伯达、廖鲁言负责。

7月17日中国全国土地会议在西柏坡附近的恶石沟西岸的小树林里召开。主持会议并致开幕词。朱德、董必武在开幕式上讲线日朱德致函、周恩来、任弼时等,反映全国土地会议开会期间及会前了解到的各地土地改革情况,晋察冀军区3个月以来敌我双方军事活动情况以及到冀中一个多月了解到的该地的人力物力情况,并建议在11月或者12月召开晋察冀军工会议、参谋会议和交通会议,以便加强反攻的准备。

同日在全国土地会议主席团与晋冀鲁豫代表团座谈会上发言指出,搞土地改革,就是为了打胜仗,打倒蒋介石。强调不改变干部的不民主、命令主义的作风,不先搞好党的问题,就不能搞好土地改革。

7月21日-23日中央扩大会议在陕北靖边县小河村召开。主持会议并讲话,首次提出对蒋介石的斗争用5年时间来解决(从1946年7月算起),但不对外宣布,还是准备长期作战。

7月23日指示刘邓野战军,下决心不要后方,直出大别山,建立根据地。同时,还提出华东野战军两个纵队南渡长江的计划。

7月25日对4月22日关于彻底解决土地问题给晋绥同志的一封信作了批语,指出,这封信写的很好,很有必要。信里所指出的问题,不仅是在一个解放区存在着,而是在一切解放区都不同程度存在着;信里所提出的原则,则是在一切解放区都适用。因此,应将这封信发到一切地方去,希望各地领导机关将这封信印发给党政军各级干部,并指示他们研究这封信,用来检查自己领导下的一切群众的组织,支持人民解放战争一直到胜利。

7月27日中央复电,同意土地会议进行的方法,并提出在实行土地改革运动过程中如何改造党政及群众组织,对工作甚为重要,望会议加以讨论。

7月28日人民总政治部颁布《人民党委会条例(初稿)》。这是我军第一个党委工作准则。

7月29日中央致电各区各级首长并转全军指战员,通令嘉奖刘邓大军鲁西南战役大捷。

7月30日在全国土地会议主席团与晋察冀代表团座谈会上讲话指出,晋察冀在土地改革中犯了右的错误,在复查中又犯了“左”的错误,最基本的原因是党内不纯。

7月31日决定,西北野战部队正式定番号为人民西北野战军,彭馆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及前委书记,张宗逊任副司令员,任副政治委员,张文舟任参谋长,徐立清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二、三纵队又两个旅,共5万人。

8月1日董必武将《华北财经办事处组织规程》电报中央。16日,中央复电同意。25日,向华东局、晋冀鲁豫中央局、晋察冀中央局等颁发此规程。

8月4日致电中央,反映土地会议上各地所汇报的情况,并对保障农民民主自由权利、转变干部作风等问题提出建议。

8月7日、率晋冀鲁豫野战军4个纵队自鲁西南地区南下,分3路向大别山挺进。

同日同朱德、致电中央,提议准许晋察冀野战军整圳到8月25日为好。

8月12日关于刘邓大军南进问题,致电、、陈毅、粟裕,指出:(-)此次我军南进,必须减少不必要的性急,力争少走路,多休息。(二)在目前几个星期内,必须避免打大伙,可打分散薄弱之敌,不打集中强大之敌,待我军习惯于无后方外线行动,养精蓄锐,又在有利于我之敌情、地形条件下,方可考虑打大仗。(三)必须估计到我军要有很长时间(至少半年)在江河之间东西南北地区往来机动,宣传群众,发动群众,并在歼灭敌人几十个旅之后,方能建立巩固根据地。

8月13日中央批准了在土地会议上的报告,认为所提出的原则是正确的,可提交会议讨论。

8月14日董必武以中国解放区救济总会主任的身份发出关于对日索赔问题的通知。

8月16日在全国土地会议上讲话,指出,在土地改革和整顿党的问题上,一定要在思想上明确一致,组织上有界限,办法上要妥当,步骤上不要错乱,不要犯急性病,但必须有决心,不要等待。

8月18日-20日西北野战军发起沙家店战役,歼灭了胡宗南集团三大主力之一的第三十六师,从而粉碎了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此战役成为西北野战入战略反攻的转折点。

8月20日-21日在全国土地会议上作报告,指出土地会议的中心是要彻底进行土地改革。

8月21日中央致电中央工委和各战略区首长,指出,我全党全军应在目前数日内一致努力,克服一切困难,争取整个军事形势的转变。

8月27日董必武在全国土地会议上作《土地改革后农村生产和负担问题》的报告,分析土改后可能出现的影响生产的各种问题及其补救办法,阐述中国农村经济发展的前途问题。

同日、率部渡过淮河,进入大别山区,胜利完成了千里跃进的任务,军的围追堵截计划破产。

8月28日批示、、陈毅、粟裕等,将敌整师整旅地加以歼灭,不使之漏网。

8月30日中央通知各战略区和各野战军:军委副主席兼军委总参谋长彭德怀改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不再兼任军委工作,决定由周恩来代理军委总参谋长工作,副总参谋长仍是。

同日、朱德致电、罗瑞卿、杨成武,指出,部队应寻求在运动中突然袭击或打埋伏的好机会去消灭敌人。对设防坚固的敌地堡,应研究对策,筹备技术与材料后,再设法攻破。

9月1日中央发出《解放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的指示。指出,我军第二年作战的基本任务是,举行全国性的反攻,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区域,在外线大量歼敌。采取先打分散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强大之敌的作战方针。

同日中央致电彭德怀,同意其拟在蒋管区作战中几个问题的决定,强调在部队中进行一次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普遍教育。

同日中央工委召开城市工作会议,在会上讲话。指出进城之前要有准备,进城之后要有纪律,要委派负责人组织强有力的领导机关。

同日在全国土地会议上讲话,认为平分土地的办法是消灭封建最彻底的办法,普遍、彻底平分土地的政策毛病最少,好处最大,简单明了,贫农容易掌握,是个大解放。这是最公平的办法,党内问题也好解决了。

同日董必武电告各中央局、分局:根据中央指示,在中央工委及华北财办领导下,先行统一各地兵工生产计划和领导,调杨立三主持其事,管理范围限于华北、西北等解放区,以晋冀鲁豫为中心来分配调剂各区的生产、器材、技术等,办公地点设在邯郸。

9月5日就彻底平分土地的原则、制定土地法大纲、整党、组织农民与进行农村及生产运动的方法等问题请示中央。

9月6日中央复电中央工委,同意实行彻底平分土地的方针和通过土地法大钢等。

9月7日朱德在全国土地会议上作关于国内外形势的报告,指出,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消灭封建势力,是打垮蒋介石的最基本条件。要很迅速地取得战争的胜利,第一个关键就是分田地,消灭封建势力,挖掉蒋介石的根子;第二个关键就是要打胜仗。

9月9日-10月10日华东野战军主力发起沙土集战役,全歼敌整编五十七师。为策应外线主力挺进中原,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在胶东进行阻击作战,歼敌2万6千余人,并开始转入反攻。

9月10日在全国土地会议上讲话,强调后方要支持前方打出去,把战争引向蒋管区,建立新解放区,并做好城市工作。

9月11日在全国土地会议上讲话,提出讨论两个问题:通过土地法大纲和整顿党。并具体提出要以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办法来实行彻底平分土地,而不采取打乱平分的办法。

9月13日中国全国土地会议胜利闭幕。会议通过《中国土地法大纲》和结合土改进行普遍整党的决定。作会议结论,对土地改革的若干政策问题作了说明。朱德致闭幕词,要求大家认真贯彻土地法大纲并搞好生产。历时近两个月的全国土地会议,至此在西柏坡胜利结束。

9月14日-11月5日东北民主联军开始秋季攻势,历时50天,歼敌6万9千余人,解放城市15座,控制大部分铁路线,迫使敌人龟缩在锦州、沈阳、四平、长春、吉林等24座孤城及周围城区的狭小地域上,陷入被动挨打地位。

9月16日中央工委致电中央:全国土地会议关于土地法大纲的建议,请中央审改并批准后直接电告各中央局、分局。

9月18日中央工委致电中央:晋察冀需要加强领导,提议彭真以中央政治局委员资格到晋察冀帮助与指导工作。次日,中央复电同意。

9月18日-19日董必武在晋察冀边区财经会议上讲话,明确指出,发展生产,保障供给,是我们财经工作的总方针,是一个大原则,强调了统一财经工作的极端重要性和财经工作中的群众观点、群众路线日在中央青年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要踏踏实实准备一年,再开党内青年工作会议或青年团代表大会。青年团首先要求质量,要有一个好的纲领、一个好的作风。

9月20日在中央妇委扩大会议上讲话指出,妇女工作的对象是农村妇女,要通过个别接近的方式达到一般接近,研究出一般的纲领,以得到广大妇女拥护。要切实注意农民代表会这一对妇女有好处的形式,以此为中心,辅以召开妇女会,提出女子权利,开展斗争。

9月22日、朱德、冯文彬致电中央,报告全国解放区青年工作会议情况,建议在全国解放区范围内正式建立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并提出今后建团计划。10月2日,中央复电同意关于建团的提议及布置。

9月23日、朱德致电:晋察冀野战军发起大清河战役,因围敌过多,不能最后解决,未获大胜。但此次土气极旺,干部富有牺牲精神。朱德拟去晋察冀野战军再整顿一个时期,帮助他们打好一两个胜仗。

9月24日复电、朱德,指示晋察冀野战军在大清河战役后休整若干天,按照该区具体条件部署作战。

9月25日朱德对中央工委机关工作人员讲话,提出三大任务:支援前线、群众工作和生产。号召贯彻土地会议精神,根据土地会议作出的整党的决定,进行查阶级、查思想,重新整编队伍。要求中央工委机关应该率先执行。

9月26日中央工委向中央请示关于土改后政权的组织形式,认为在目前暂时建立苏维埃式的代表会制,最为适宜与需要,但不称为苏维埃,而称为农民代表会或人民代表会。

同日等就妇女工作问题向中央报告,认为发动妇女参加土改、支前、生产、管理政权已成为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9月28日中央工委致电热河分局:按照土地会议精神,先自上而下整党,肃清平分土地的障碍。平分之后,再进行农村,由下而上改造与整顿党政,建立各种民主制度。

9月30日同朱德致电、股代远、,要求他们在尽快时间内给叶飞、陶勇两纵队补充兵员。10月4日,徐、膛、薄复电,告以拟今冬扩大10万新兵,当给两纵队的补充。

10月1日中央致电指出,解放区工运方针须作一次有系统的检讨,可先在晋冀鲁豫及晋察冀收集材料,然后在中央工委领导之下,把解放区工运作一次总结。

同日中央工委致电中央,同意中央关于土地法大纲新增加的三点内容及公开公布的意见。

同日、肖克、刘澜涛等致电、杨成武、耿飓等,同意晋察冀野战军于10月中旬再进行一次战役,目标指向平保段或再出大清河北。

10月2日对华北记者团发表讲话,指出,党的新闻事业是全部革命工作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新闻工作者要深入群众,广泛调查,多方面研究,真实反映群众运动中各种情况、问题和经验。同时要在长期的思想改造过程中,逐步克服非无产阶级思想,树立无产阶级思想。

同日晋冀鲁豫中央局在河北省武安县冶陶召开全边区土地会议,会议制订了《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施行中国土地法大纲补充办法(草案)》。李雪峰传达了全国土地会议精神,作会议总结。会议历时近3个月,于12月26日结束。

10月3日晋察冀中央局在河北省阜平县史家寨召开边区土地会议,彭真传达了全国土地会议的精神和整党方针,作关于发动妇女参加土改的报告,在闭幕式上作政治形势的报告。会议于11月9日结束。

10月5日、朱德致、杨成武、耿脱电,同意晋察冀野战军出击保定以北地区,并仍采用以运动作战为主的作战方针。

10月7日在中央工委机关工作人员大会上讲话,主要讲了查阶级、查思想的问题。

同日朱德在中央工委机关工作人员大会上讲话,提出要反对官僚主义,反对那种不在下面好好办事,而是用假报告、说空线日中央致电中央工委、晋察冀中央局:(一)土地法大纲业已修改完毕,决定于明日发表。(二)从报上登载至传达到乡村当在半个月以后,似不至影响种麦。如中央局认为可能发生影响,可以推迟若干天发表。至于按照土地法实行分配土地,应在你们土地会议决定实行步骤全部布置完毕以后,方才开始。

10月10日中央发布《中央关于公布中国土地法大纲的决议》和《中国土地法大纲》。决议指出,中国中央委员会完全同意这个土地法大纲,并予以公布,希望各地民主政府、各地农民大会、农民代表会及其委员会对于这个建议加以讨论及采纳,并制订出适合于当地情况的具体办法,展开及贯彻全国土地改革运动,完成中国革命的基本任务。

同日中国人民总部发布《中国人民宣言》,第一次用宣言的形式郑重向中外宣布“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

同日致函彭真,对晋察冀中央局关于扩大会议及土地会议的经过情形给中央的报告表示赞成。认为晋察冀中央局对于过去的总结及对今后工作所决定的办法,是完全正确与必要的,并将成为晋察冀工作转变的开始。

10月12日反动派杀害了民主同盟西北支部负责人杜斌丞。董必武赋诗《闻杜斌丞先生在西安遇害,为长句吊之》。

10月17日中央工委致电晋冀鲁豫中央局,指出在目前土地改革期间,应由无地、少地农民组成贫农团,再由贫农团大会选举金农委员会。“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应改为“一切权力归农民代表会”。

10月18日致函彭真,强调目前应集中力量解决土地问题。整党的具体目标,也是为了使党能正确地领导农民去解决土地问题,平分土地,暂以不旁及其他为好。

10月18日-22日晋察冀野战军发起清风店战役,连同保北阻击战,共歼敌2万1千余人,生俘敌军长罗历戎,对根本扭转华北战局起了关键性作用。23日,中央致电庆贺,称之为“创晋察冀歼灭战的新纪录”。

10月22日、刘澜涛等致电和中央工委并告、陈代远、,拟乘胜夺取石门。次日,复电、刘澜涛等,批示攻打石门要完成一切准备,然后集中主力9个旅和几个地方旅,以攻石门,打援兵。

10月24日中央批准华北财经会议6月5日决议,并对各地财经工作作了指示。

10月 27日中央发出党内指示,指出“和平统一大同盟”是在美帝及蒋介石指使下来作援兵之计的阴谋,我们应揭露反对,唤起人民大众更进一步的觉悟。并提出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

同日朱相从西柏坡出发,到河北省安国县视察晋察冀军区炮兵旅。在接见该旅第一团排以上干部讲话时指出,中国人民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为人民做好事。在作战和工作中,要依靠群众,大家同甘苦,共患难,一切为着战争的胜利。并说,要打石家庄了,打下石家庄,可以学会攻坚战,学会打大城市,还可以把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的意义都很大。

10月29日董必武发出通知:中央工委及华北财办定于12月10日至15日召开华北五大解放区兵工生产会议。请派了解各区兵工生产情况者、工厂管理技师及工会工作者各一人前来出席。

同日浙江大学学生会主席于子三被反动当局逮捕,惨死狱中。以“于子三事件”为导火线,全国掀起反迫害运动高潮,北平、西安等30多个大中城市15万学生相继罢课抗议。

10月30日致电中央:朱德已到、杨成武、耿飓处,康生已于29日晚从阜平起身去渤海张鼎丞处,彭真到阜平晋察冀中央局,董必武、、陈伯达留中央工委。

同日朱德在安国县参加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召开的炮兵。工兵会议并讲话,指出,这次会议有两个优点:一是民主空气好,使一些很好的意见发表出来;二是求实精神好,提出一些紧密联系实际的问题。

10月31日致电:朱总到、杨成武处帮助整训一时期很好,但杨、杨举行石门或他处作战时,请劝朱总回工委,不要亲临最前线。

同日华东局致电中央工委、后委,报告华东现状及今后军事、土改、财经三大工作。

同日朱德与、罗瑞卿、杨成武等共同拟定了攻打石家庄的作战部署。并在安国召开的晋察冀野战军旅以上干部会议上,发布了攻打石家庄的战斗命令。朱德还对参战官兵提出了“勇敢加技术”的作战要求。

11月1日朱德致电、肖克等,要求晋察冀军区在石家庄战役中,必须充分准备好各项战斗物资,特别是炸药和炮弹,准备好人员的补充。

同日董必武致电晋冀鲁豫中央局、西北局、晋绥分局及华东工委:华北财办决定于12月中旬在中央工委所在地召开华北交通会议。请各区派代表一人,携带发展水陆交通的计划、图表、预算及其他有关材料前来出席。

11月2日-5日朱德在河间县黑马张庄听取冀中行政公署负责人、冀中财政经济办事处干部、冀中工会劳保干部和前泊镇火柴生产管理处负责人、兴隆毡厂厂长的汇报。

11月3日中央工委致电晋察冀中央局:(一)同意合并察哈尔及冀晋两区党委为北岳区党委,并成立北岳纵队。以赵振声为北岳区党委书记兼军区纵队政委,唐延杰任军区纵队司令员,王平任第二政委,张苏任行署主任,刘杰、杨耕田均任区党委副书记。(二)同意调吴德到冀热辽工作,以杨献珍为中央局秘书长。

同日、董必武致电中央,报告中央工委帮助晋察冀改进工作的方针已收效果,干部已走向团结,工作可能转变。

11月6日晋察冀野战军发起石家庄战役。经6昼夜激战,至12日,石家庄宣告解放,全歼守敌2万4千余人,挖掉了敌人在华北的一个战略要点,开创了我军夺取大城市的先例,为我军掌握攻坚战术提供了重要经验,并使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13日,朱德致电参战指战员,嘉奖全军。中央也致电、杨成武、耿聪等,庆祝攻克石家庄的胜利。16日,新华社发布总部发言人对石家庄大捷的评论,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胜利,并且是今后一连串胜利的开端”。

同日中央发出关于在抗日和此次爱国战争中所牺牲的一切烈士均应算做人口分得土地的指示。

11月10日、肖克等致电张云逸、邓子恢、、膝代远、并报中央工委、军委,建议集渤海、冀南、冀热辽三区之力,截击经沧石路来援石家庄之敌,在根据地腹心地区打一大歼灭战。

11月12日中央发出指示,指出在实行土地改革、彻底消灭封建剥削制度斗争中,解放区政权制度必须采取必要的改变。关于这个问题,各地可参照中央工委9月26日给冀东区党委的指示,采择试行。

同日任招时致函,建议在转发中央工委关于解放区政权问题的来电时,指出各级代表会的名称以用人民代表会为妥;在规定地立富农不应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地方,加上“新式富农应除外”。

11月13日朱德在黑马张庄听取华东军区两广纵队司令员曾生的汇报时说,我们迟早要过长江,过江是战 略性行动。局势是定了的,这一个多月来更明朗了。

11月14日-16日朱德在黑马张庄调查了解小学教育情况,听取校长、教师和农会干部汇报。

11月15日东北人民发起冬季攻势,历时如天,共歼敌15万6千余人,攻占城市17座,切断北宁、中长铁路,将敌压缩于长春、沈阳、锦州3个孤立地点,为全歼东北敌军创造了有利条件。

11月16日、董必武致电康生并张鼎丞、邓子恢,指出现在山东土改应大量用有经验的外地干部作领导,本地地主、富农出身的干部及官僚蜕化分子应调离本地。一切能很好领导群众进行工作的干部即应提拔,一切不能很好领导群众进行工作的干部均应撤换,不管是华中来的或原在山东工作的。

11月18日朱德在河北省束鹿县东小庄村参加由晋察冀野战军政治部召开的总结石家庄战役经验的座谈会,会议着重总结阵地攻坚战的体会和战场民主练兵的经验。

11月19日中央致电陈毅、粟裕并告各首长:“庆祝你们破击陇海路之大胜利。”

同日致电中央,拟在最近集中注意力解决全国各解放区和军区的财政供给问题,同时注意土改、整党,参加一下兵工生产及交通运输会议。

11月20日朱德在南善仁村对冀中军区和行署的干部讲话指出,战争是暂时的,生产是永久的。土改完成后,不论党务工作、政权工作、群众团体工作,都要注意发展生产建设。

同日华北财办就人事分工问题致电中央并各中央局:南汉高到主任兼财政组长,薛暮桥副主任兼经济组长,杨立三副主任兼部队供给组长、王学文为研究室主任。

11月中旬对石家庄工作作出指示:石家庄是华北各解放区联结的中心,其重要性关系人民生活,关系国民经济和财政收入。对石家庄要采取建设的政策和长期建设的方针,不允许任何破坏,要严明入城纪律,用一切力量保护城市设施,维持城市秩序。

11月21日-24日朱德听取华东军区副司令员张云边关于部队和渤海军工的情况汇报。

11月22日、周恩来、任迅时率中央机关转移到米脂县杨家沟,在杨家沟住了4个月。

11月22日朱德在冀中干部会议和财政经济干部会议上发表《对冀中经济工作的意见》的讲线日中央工委关于政权制度及城市工作指示东北局:在一切群众业已充分发动的乡村和城市,由下而上建立各级人民代表会,并使之成为各级政府的最高权力机关;在城市工作中加强工会工作及培养工人干部的工作。

11月28日-12月1日朱德在河北省晋县候城村听取和攻打石家庄的部分连、排干部以及战士的汇报,和他们一起总结攻打石家庄的经验教训。

11月29日中央关于土改问题指示各中央局、分局:要防止和纠正过“左”行动,以利团结雇、贫农,坚决保护中农,正确执行土地法大纲,消灭封建半封建剥削制度。

同日朱德同冀中各经济部门负责同志多次谈话,指出,打仗、土改都是为了生产建设。

12月1日朱德在晋县候城村晋察冀野战军干部会上作《打下石家庄的意义和经验教训》的讲话,高度评价了这次战役在军事上、政治上以及经济上的重大意义。他指出,这次打下石家庄,最大的收获是我们提高了战术,学会了攻坚,学会了打大城市。同时可以把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发展交通、工业、商业,发展生产,支援战争。这次战役的经验之一是讲究战术,做到了“勇敢加技术”。

12月4日在晋察冀中央局召开的四分区干部会上讲话指出,蒋介石败局已定,一年后人民将有大队伍发展到江南,现需将北方工作赶快做好,以备届时能抽调大批干部到华中、华南。强调土地改革必须搞好,否则即使打倒了蒋介石,革命也不算胜利。如不搞土地改革,的干部也可以变成地主和北洋军阀。

12月5日朱德在石家庄市委领导人陪同下,视察石家庄的军事设施,现场了解部队的攻坚作战情况。随后视察了炼焦厂和大兴纱厂,并详细听取了市领导关于工业、财政等方面的汇报。

同日董必武致电周恩来、李,建议对赴港民盟人员个人生活困难者酌予接济。

12月7日复电、罗瑞卿等,同意他们6月提出的下一步准备集中力量向平保段出击,以削弱敌人,孤立保定,配合东北人民作战的报告,并指出,下一步的作战方针,以歼灭敌人为原则。

12月9日致电粟裕并告、:“目前时期,华野仍以打中等规模之仗为有利。如敌集中强有力兵团向你们攻击,仍宜避开,另求机动。”

12月10日在中央工委会议上发言指出,晋察冀从现在起就要注意城乡的联合问题,对石家庄及其附近的乡应即开始宣传联合思想。

同日朱德在中央工委会议上听取等汇报晋察冀中央局扩大会议情况后指出,工业、手工业要配合农业的发展,农业必须有手工业的援助,否则农村的经济活跃不起来。生产发展了,农民富裕了,这是支持战争的雄厚的物质基础,也是今后经济发展的雄厚的物质基础。

同日朱德致函中央、,认为石家庄战役中发扬了军事民主,发动了士兵群众,上下一致,因而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又提到工人工资待遇过高会造成工厂关门、工人失业。对此信十分重视,转发给各中央局、野战军。发出指示,要求全军开展以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军事民主为中心的。

12月11日董必武致函中央、:华北财办正在努力筹备统一发行等工作。统一领导,分散经营,仍然是我们财经工作的有效方针。

12月13日主持中央工委会议,听取刘仁等汇报北平的组织、、工人运动等情况及今后工作,指出,要对党员进行“打倒蒋介石”的教育,使党员确认蒋介石必须打倒,而且下决心自己去打。

12月14日听取黄敬汇报石家庄情况后,指出我们对石家庄的方针,是保存和发展工商业,保存和发展经济,要很快建立秩序,以便进行建设。城市的工人运动、贫农运动都要从城市的整个经济政策出发,以恢复和发展经济为准。

12月15日-1948年3月15日东北民主联军冬季攻势开始。东北野战军进行了持续3个月之久的冬季攻势,解放四平、辽阳、鞍山等倡座城市,全部肃清辽南之敌,将敌军压迫于长春、沈阳、锦州3个互不联系的据点。为以后全歼东北敌军、解放全东北奠定了基础。

12月18日中央工委致电晋绥分局,对树立贫雇农在土改中的领导及召开各级代表会等问题作了具体指示。

12月20日中央工委复电东北局并报中央:(一)土地改革总结很好,已转发各地。(二)应特别注意考察若干特别好的领导干部,使他们的领导作风能够普遍扩展,由领导一个县到领导几个县。(三)拟定一个劳动法,在工人与工厂合作共同发展经济的方针下,保护工人生活。

12月21日中央工委召开华北各解放区军工、交通会议。在会议开幕时讲话指出,这次会议是的,目的是为解决统一领导、调剂、节约、技术、管理等问题,提高军工生产。朱德在讲话中指出,军工生产对我们结束战争的快慢有重要意义,要加强军工生产。他还强调要搞好交通运输业,把需要的物资运送来,把军工产品很快的运到前线日朱德在石家庄工商业代表会议上讲话,认为政策的中心是发展生产,要学会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他指出,我们的国营经济领导私营工商业和合作社。我们的一贯政策是保护私营工商业,并鼓励其发展,因为这对人民有好处。

12月25日-28日中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会议,讨论研究当前形势和党的政策。会议讨论通过了所作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指出,人民已转入了全国规模的进攻,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是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报告提出了我军的十大军事原则,提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经济纲领。在报告中还指出,1947年敌我双方的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变,人民大革命的高潮已经到来。会后,中央继续开会研究发展战略进攻和纠正“左”倾偏向问题。

12月25日在中央扩大会议上,就敌我形势。统一战线、英美苏关系等问题发表讲话。

同日主持中央工委会议,就华东局要求调一批有土改经验的干部去山东一事,提出,干部问题应采取自己解决的办法。

12月26日中央工委致电晋绥分局、晋察冀中央局并报中央:“现华中局面开展,急需大批干部南下工作,决定从晋察冀抽调二千人,从晋绥抽调八百人南下,区党委、地委、县委、分区委及优秀乡级干部,党政军民财经干部均要。”

12月30日董必武致电东北局并报中央,说明印钞票的规格、曰案、颜色及票面额等要求,并请东北局将开印时间及每月能印多少等函告华北财办。

12月31日中央工委发出关于阶级分析问题的指示,要求各地党委立即检查本地土改工作,如已发生在划分阶级方面的“左”倾错误,应立即纠正、补救,如尚未发生应早加防止,不要使这种错误发展。指出,划分阶级只有一个标准,即占有生产手段(在农村主要是土地)与否,占有多少,及与占有关系相连带的生产关系(剥削关系),如再提出其他标准都是错误的。

同日在中央工委与军工会议代表座谈会上讲话,指出生产不仅是军工厂的第一任务,而且是唯一任务。还说,革命很快就可以胜利。革命胜利有三大功臣:前方军队、党的领导、后方工作。军工生产就是后方工作,在中国革命中有很大的功劳。

1月1日中央工委在西柏坡举行干部新年团拜会。在会上讲话指出,去年已打掉蒋区优势,现解放区力量已超过它,这是带有决定性的形式变更。今年再取得第二个决定性的胜利,到1949年蒋介石可能倒台。

同日遵指示,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联军总部改为东北军区兼东北野战军领导机关,任军区、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

1月2日朱德在华北各解放区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工厂管理要实行企业化,军工厂要企业化,管理要严格。军事工业还要帮助民用工业的发展。

1月3日中央致电东北局,同意东北局1948年工作任务,同时提请在人力物力的使用上注意到战争的长期性。

同日、关于在三交镇的后委机关向平山转移问题致电朱德、、董必武并报中央。

1月5日、朱德、董必武致电中央并叶剑久:三交机关搬到平山与工委会合甚好。陕北中央机关是否亦搬来,搬到平山后是否应作较长期打算,请即复示,以便作各种准备,因在平山附近房屋仍不够。

1月6日中央致电、罗荣桓、高岗、陈云及全体指战员:庆祝你们1947年消灭敌军28万余人的伟大胜利。尚望继续努力,为完全解放东北而奋斗。

1月7日传达关于《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强调要揭破第三条道路的幻想,把战争进行到底。

同日中央发出《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指示,规定了全党各级领导机关的请示报告制度,纠正无纪律无政府倾向。

1月8日致电、罗荣桓并告中央工委:“东北与华北敌人愈打愈少,几个月形势将起变化,清考虑某些铁路不破坏或只作战术性破坏,而不彻底破坏。”

同日中央致电各中央局、分局,指出地主、富农不应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问题,在一时一地的土改斗争过程中是需要的,但作为长期适用的一般规定,对于争取全国与国际对我民主事业的同情是否适当,尚须考虑。

同日董必武致电中央,认为兴县会议很有成绩,晋陕两区财政统一、金融统一是一大进步,坚持独立自主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方针是正确的。

1月10日中央工委请示中央,拟开办党校,招收县团以上干部500到1500人,训练半年派出工作。12日,中央复电同意。

1月11日朱德致函冀中军区司令员孙毅:今后你们南面无战事,可一意向北。同时要注意战术技术,多制造炸药、炮弹。

1月12日任粥时在西北野战军前线委员会扩大会议上作关于《土地改革中的几个问题》的讲话,指出了在土改中根据标准来划分农村阶级,应该坚固地团结全体中农,对地主富农斗争的方法等问题。

1月13日晋绥分局发出《关于改正错订成分与团结中农的指示》和《关于保护工商业的指示》。

同日在晋察冀四地委土改汇报会议上谈老区土改方针问题。指出,全国土地会议没有区分新老解放区的不同办法是个不足。老区和新区的情况不同,方针政策与工作方式都应有区别。老区消灭封建已经搞过好几次,油水已不多,硬造高潮就会出乱子,老区的错误就在于主观上硬要制造斗争,动富裕中农,动工商业。要求整党与土地改革要结合进行,不能机械分开。

1月14日中央致电上海局、中央工委、晋冀鲁豫中央局等,就中间派和中产阶级右翼分子的政策问题作了明确的指示。

同日致电:现在土改运动已经按新方针向前发展,运动中发生了许多急等回答的问题(主要是过“左”),因此,中央工委《关于执行土地法的指示草案》可以不发。

1月15日在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上作报告,指出,我们的总纲领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还指出,这次打内战,胜利的把握很大。蒋介石确实孤立,但是蒋介石孤立并不等于我们胜利。如果我们的政策不对,比如侵犯了中农、中等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民主人士、开明绅士、知识分子,对俘虏处置不对,对地主、富农处置不对等等,在统一战线问题上犯了错误,还是不能胜利。越发展越多会变成越发展越少,蒋介石的孤立会变成两方面都孤立。人民不喜欢蒋介石,也不喜欢。这个可能性完全有,在理论上不是不存在。

同日经中央批准,中央工委发出开办党校的通知,以训练军队团以上、地方县以上各级各类干部。

同日经晋察冀边区政府批准修建、1947年6月21日破土动工的平山勃勃水发电站试车成功。25日,朱德出席剪彩仪式并讲话,指出,这个水电站的建成,能够帮助军火生产,将来还能帮助农村建设,并且是后于社会主义建设范围的一部分。

1月16日中央关于边区政权机关性质批示晋冀鲁豫中央局并告中央工委、新华总社:边区最高政权机关应是边区人民代表大会及其选出的政府,而不是农民代表大会及其选出的政府。

1月18日中央发出《关于目前党的政策中的几个重要问题》的党内指示,论述在各种不同情况下反对右倾错误和“左”倾错误的问题,土改和群众运动中的一些具体政策问题,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性质问题和革命统一战线中无产阶级领导权问题。

同日向毛绎东报告关于土改与整党问题,并在报告中推荐晋察冀平山县把土地与整党相结合的成功经验。

1月19日给写《关于土改中一些问题的报告》,提出如何纠正一些错误的措施。

1月20日转发的报告,并写了批语:“完全同意同志这些意见。华北、华中各老解放区有同样情形者,务须密切注意改正‘左’的错误。”的报告中提出,由于晋绥的直接影响,土改一到农村,就发生极“左”偏向,凡动起来的地区,多夫强调“贫在路线”,出现乱斗、乱打、乱没收财物、乱扫地出门等现象。

同日周思来、任提时关于中央机关向东转移有关事宜致电、,指示后委按原计划迁移,在3月中开始行动。

1月23日致电等,指出必须使土改与整党及建立从乡到县人民代表大会的相结合,才能组织广大群众运动。提倡采用平山整顿干部与平分土地密切结合的经验,老解放区建立乡一级组织,在山地即以现在的行政村为乡。

1月25日中央工委关于对地主经营工商业的政策给邓子恢指示:保护一切于国民经济有益的私人工商业,在保存地主、富农工商业的条件下可酌量不分或少分给土地。

1月26日中央工委在西柏坡召开敌军工作会议,在报告中指出,敌军工作的目的,就是瓦解敌人,有3种办法:第一是放俘虏;第二是打入敌人内部,或去谈判争取;第三是开展政治攻势。

1月30日为起草《军队内部的》的党内指承,第一次作出了我军三大民主(即政治民主、军事民主、经济民主)的概括。

1月31日主持中央工委会议,听取彭真关于晋察冀解放区农村土地改革、城市工作和财政、扩兵工作情况的汇报。

2月3日致电,指出土地法的实施应分三种地区,即:日本投降以前的老解放区、日本投降至大反攻前两年内解放的地区、大反攻后新解放的地区。对这三种不同的地区,要采取不同的策略。

2月4日中央致电晋绥分局并告西北局、中央工委,对晋绥分局关于纠正“左”的工商业政策的补救办法作了批示。

2月6日致电李井泉、并告、,就按三种地区的不同情况实行土地改革问题征询意见。

2月7日中央发出《关于对待在华外国人政策的指示》。指出,在其不妨害我国家主权,不破坏我民主政府和军事行动,承认遵守我民主政府及人民的法令条例,即容许他们继续留于我解放区,进行业务或其他正当活动,并受我民主政府之保护。

同日向中央汇报东北土地改革中打击面太宽的问题。中央于9日将此电批转东北局,指出:“东北土改打击面过大,这是非常危险的,必须立刻着手改变政策,将打击面大大缩小,弄错了的必须纠正。”东北局于11日复电中央和中央工委,表示完全同意和中央的指示,将“以各种方式缩小打击面及分化打击面”。

2月11日中央发出《关于纠正土地改革宣传中的“左”倾错误的指示》。要求对过去几个月的宣传工作,加以检查,发扬成绩,纠正错误。

同日中央工委通知,华北财办于3月15日召开金融贸易会议,讨论成立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统一货币、调整各地贸易关系、统一指导对外贸易、便利各地物资交流等问题。

2月12日中央工委召开财政经济座谈会,在会上提出,为有利于统一财政、货币等经济工作,有利于大批干部南调,有利于太原作战,可考虑先从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个中央局合并起,先统一华北,而后再及其他。认为这两个区的分割,在过去是被迫的,现在这两个地区已打通,且敌人已不再能分割太行与五台。“要向中央及两个中央局作建议”。

2月14日致电:为人民团结及领导的方便,立即成立乡的组织,以乡为基层组织重点。

2月15日中央发出《关于新解放区土地改革要点的指示》3,指出,新区进行土地改革不要性急,应依环境、群众觉悟程度和领导干部强弱决定土地改革进行的速度。

2月16日中央发出关于讨论《中央关于土地改革中各社会阶级的划分及其待遇的规定(草案)》的指示。

同日致电彭真、、并报中央,提议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区合并,两个中央局合并成立华北中央局。

2月17日向中央工委、各中央局和野战军前委转发《关于新区土改政策之补充意见》,并指出,小平所述大别山经验极为宝贵,望各地各军采纳应用。

2月18日致电:“2月6日指示悉。最近我调查了老区几个村的确实材料,证明你的提议完全正确。即在老区土地早已基本平分而不要再来一次平分,也不要人为地去组织领导一切的贫农团。”“反对我们干部及农民中一种机械和绝对的平均主义。”

同日就晋冀鲁豫土改经验向报告,分析了运动的弱点和严重问题,提出初步经验。

2月19日致电,赞成不同地区采用不同政策,但必须经常和下面保持联系,随时纠正偏向,不要待几个月后开总结会议时才来组织一次总纠正,随时纠正偏向损失较小。

同日中央工委发出《关于收复石家庄的城市工作经验》的通报。通报指出,我们工作应作长期打算,方针是建设,而不是破坏。25日,中央要求全党注意和讨论中央工委《关于收复石家庄的城市工作经验》,指出管理城市的工作方针和方法,应以中央工委总结的攻占石家庄及初期管理石家庄的方针和方法为基本的方针和方法。

2月20日致电,提议由中央工委于3月初召集彭真、、、邓子恢、康生、饶漱石到中央工委所在地开会,讨论关于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区合并的提议,以及支援整个南线北线的财政、经济、军工干部、成立华北机构、成立大党校、大军校、大党报等问题。

2月21日中央致电务中央局、各军区、各野战军前委及中央工委、中央局委,征求对中国人民军旗、军徽和军章的意见。

同日复电:工委接受2月20日电提议,定于3月1日彭真、、、陈毅及饶漱石、康克清、等来工委开会。同日,中央工委向有关人员发出到中央工委开会的通知。

2月22日中央发出《关于在老区、半老区进行土地改革工作与整党工作的指示》,要求着重纠正已发生的“左”的偏向。

2月23日周恩来致电晋察冀中央局并告中央工委,对中央局关于平分土地的指示,提出修正意见。

2月27日在总结上改整党经验时说,平山县把土改与整党结合起来,公开党的支部吸收非党群众参加,改变过去农村支部工作的神秘性,冲破坏分子隔离我党与群众联系的障碍,改善了我党与群众的关系,创造了老解放区群众平分土地的经验。

2月29日批转晋冀鲁豫中央局宣传部关于检查宣传工作中“左”的偏向的报告。

同日中央发出《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开明纳土问题》的党内指承,指出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民族资产阶级是人民大众的一部分,他们在经济上具有重要性.他们可以参加反对美蒋,或者采取中立的态度,因此有可能和必要去团结他们。对那些过去和我们合作过,现在也还同我们合作,赞成反美蒋和土地改革的开明纳土,仍应采取团结的政策。他们也是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革命统一战线日中央工委召开会议,由陈毅传达1947年12月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的中央扩大会议精神。陈毅在传达土改问题时,讲了的三个意思:第一,土改整党是中国革命的主流,主流向东,保障胜利。第二,但主流向东中引起了三个浪花,即:侵犯中农,对中小资产阶级采取冒险政策,踢开“三三制”,不再要党外人士参加政权。说,我们不怕“美援”,只怕“左”援。第三,根据不同地区采取不同的土改方法,新区实行减租减息。会议还就形势、军事、土改、纠“左”等问题展开广泛的讨论。

3月3日董必武在中央工委会议上就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区合并问题发表意见。

3月5日、朱德致电,请求批准将绥远地区划作、罗瑞卿晋绥军区机动作战的范围,以便求得战机歼灭敌人。

3月6日中央致电中央工委,提议以中央工委为中心合并晋察冀、晋冀鲁豫两个中央局成立北方局,兼任,任第二书记,任第三书记。

同日致电,阐述政策与经验的关系,指出,凡政策之正确与否及正确之程度,均待经验去考证;任何经验,均是从实行某种政策的过程中得来的,错误的经验是实行了错误的政策的结果,正确的经验是执行了正确的政策的结果。因此,无论作什么事,凡关涉群众的,都应有界限分明的政策。

同日主持中央工委会议,讨论《中央关于土地改革中各社会阶级的划分及其待遇的规定(草案)》。

3月7日为中国人民总部发言人起草了《评西北大捷兼论新式整军运动》的评论。文章分析了西北战场的形势,并扼要介绍了全国其他战场的情况,着重说明了用“诉苦”和“三查”方法进行的新式整军运动的伟大意义。

同日中央致电中央工委:华北局成立后,大党报应如延安《解放日报》那样,由中央负责,集中新华社、《人民日报》、《晋察冀日报》在一起,有充分条件办一个较好的报纸,其名称宜恢复《解放日报》。大党校、大军校亦是同时担负为华北、又为全国训练干部的责任。

3月8日中央作出关于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中几个基本政策的决定,征求各方面意见。

3月9日中央工委致电中央,汇报和请示晋察冀、晋冀鲁豫两个中央局的合并问题及华北金融贸易问题。

3月10日中央决定东渡黄河,转移华北。致电:我们拟于3月20日动身东移,约于4月15日左右可到你处,届时拟约粟裕一商行动计划。

3月11日中央电告西北局、晋绥分局并告西北野战军前委:目前应注意开展新区及城市工作。务使每一地方干部。战士都懂得党在新区及城市的正确政策,而不致重复过去的许多错误。

3月14日致电、罗瑞卿等,指出他们的机动范围包括:平绥线、北宁线、平承线、平保线。

同日董必武在中央工委会议上发言,建议在军事上,建军治军的正规制度也须建立;部队的缴获确实归公;确定编制,建立预算制度;民兵不要到处检查商旅,那样对发展工商业影响很大。

3月15日朱德听取华东军区政治委员饶漱石关于山东的军事、政治、土改和工商业等情况的汇报。

同日华北财办决定在石家庄召开金融贸易会议,讨论华北各解放区统一货币及贸易问题。

3月16日中央工委批转晋察冀中央局关于边沿区及游击区工作的指示,供各中央局、分局参考。

同日朱德分别听取关于晋察冀军区军事情况的汇报和关于晋冀鲁豫练兵、土改等情况的汇报。

3月19日向汇报有关中央工委会议情况。说明工委会议根据3月6日所提各点,由3个中央局负责同志检讨自日本投降以来的政策问题,着重点放在纠正“左”的偏向上,详情另告。

3月20日中央致电中央工委,对新形势下土改、工商、统战、整党及新区工作中“左”的和右的偏向作了分析,并通报了对待三条路线的态度及方法和敌我军事形势。

同日致电,对中央工委纠正各区领导工作上的错误表示欣慰。同时告诉其东移日程:我们明日动身东移,由此到兴县走路及谈线日可到你处。

同日中央发出通报,指出,最近几个月,中央集中全力解决在新形势下关于土地改革方面、关于工商业方面、关于统一战线方面、关于整党方面、关于新区工作方面的各项具体的政策和策略的问题,反对党内右的和“左”的偏向,而主要是“左”’的偏向。强调了“只有党的政策和策略全部走上正轨,中国革命才有胜利的可能。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3月21日电告彭德怀:中央机关本日动身东移,约4月15日可到中央工委所在地。“陕北全局,除陈谢一个旅在陕南外,由你们独立担任。”

同日朱德听取晋察冀财经办事处主任黄敬关于冀中贸易、税收、公粮征集等情况的汇报。

3月23日中央致电中央工委并中原局:同意由中原局管辖津浦路东陇海路南包括豫、陕、鄂整个地区,统一该区党政军民一切工作之领导。陈毅、邓子恢加入中原局。苏北仍归华东局。

同日、周恩来、任粥时率中央机关在陕北吴堡县川口以南的元子塔渡口东渡黄河,开始向西柏坡转移。

3月24日等到达中央后委驻地临县三交镇双塔村,同等后委留守人员见面,商定行动路线,决定等在此稍作逗留后,乘车经晋绥军区前往晋察冀;中央机关和后委留守人员由率领直接前往西柏坡。

同日中央致电中央工委,指出东北局2月14日回答关于哈尔滨市劳动法草案的批评与指示一电,内容很好,请中央工委在抄送此电给各地时,要求各中央局对于自己的工商业及工运方针,作一全面检讨,使这方面的工作彻底走上正轨。

3月26日等从双塔村出发,到达晋绥分局、晋绥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山西兴县蔡家崖,同贺龙、李井泉见面。在此停留8天。

3月27日-29日等听取贺龙、李井泉汇报晋绥边区战争、土改、整党、工农业生产、工商业政策和支前工作等情况。并先后召开贫农团代表,土改工作团代表和地方干部代表等座谈会,详细调查农村各阶级的比例、土地占有、土改工作团怎样发动群众等情况。

3月28日晋冀鲁豫中央局机关报《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任弼时的《土地改革中的几个问题》。

4月1日在兴县蔡家崖召开的晋绥干部会上作重要讲话,总结了土地改革工作和整党工作的经验,阐述了中国在当前历史阶段的总路线和总政策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党在土地改革工作中的总路线和总政策是“依靠贫农,团结中农,有步骤地、有分别地消灭封建剥削制度,发展农业生产”。他在讲话中还肯定了晋绥解放区的土地改革工作和整党工作所取得的成就,以及晋绥党组织对工作中曾经发生过的几次“左”的偏向的纠正。

4月2日就党的群众路线和怎样办好党报的问题,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发表谈话。提出了无产阶级新闻工作的路线日等到达奇岚县城。当晚听取县委书记丛一平关于土地改革、整党情况的汇报。

4月5日等接见参加岢岚县三级干部会议的代表,随后乘车到达神池县城。

4月6日等到达代县,听取县委书记兼县长苏黎和土地改革工作团副团长、晋绥日报社社长郝德青的汇报并作了指示。

同日中央工委转报冀东区党委来电反映:任弼时的《关于土地改革中的几个问题》在基层试点传达后,中农情绪稳定,认为不会斗他们了,生产情绪增高;贫雇农和中农一起参加会议同样积极,但个别贫雇农对退还错斗户的房子有意见。

同日董必武致电中央工委并报中央:金融贸易会议各地工作报告已完毕,今日起分组研究金融工作、贸易工作及工商业政策。会议分析了去年邯郸会议以后各区财经工作的显著进步。

4月11日等从伯强出发,过五台山,经鸿门岩险地,到达杨林街,夜宿台怀镇塔院寺。

4月12日等到达河北阜平县西下关村。议定:到城南庄后,周恩来、任弼时、陆定一及中央机关去西柏坡与工委会合;因准备去苏联,暂留城南庄。

同日、朱德致电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副政委:攻打临汾可采取攻打石家庄的经验,首先是炮炸协同,击开突破口,再向两面发展。

4月13日由陪同,到达晋察冀军区所在地阜平县城南庄,住军区大院。

中旬任弼时主持干部汇报会议。会中印发了为中央起草的《一九四八年的土地改革工作和整党工作》指示草案,征求到会同志的意见。任弼时在总结发言中强调:要注意保护中农,保护民族工商业,保护知识分子。

4月22日致电、罗荣桓、高岗、陈云、李富春、刘亚楼、谭政:同意你们先打长春。你们自己,特别在干部中,只应当说在目前情况下先打长春比较有利,不应当强调南下作战之困难,以免你们自己及干部在精神上处于被动地位。

4月23日周恩来、任弼时率领中央机关部分人员由城南庄抵达西柏坡,受到中央工委同志的热情迎接。率领后委也同时到达。

同日中央致电:中央约陈毅、粟裕于四月三十日在阜平城南庄开会,望你亦于四月二十九日赶到该处。

同日中央致电滕代远、并告:望滕以电话告邯郸局东站,陈毅、粟裕经邯郸时,不要再绕道冶陶,望直接来中央工委,务于四月二十八日赶到。

4月27日写信给刘仁:请张东荪等民主人士来解放区开代表会议。开会地点在哈尔滨,时间在今年秋季。

30日-5月7日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即城南庄会议)在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召开。主持会议,、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彭真、、陈毅、粟裕、、、黄敬、罗瑞卿等出席会议。会议讨论三项议题:(一)把战争引向统治区,(二)发展生产,减轻人民负担;(三)反对无政府无纪律状态,适当缩小地方权力。这三条以后概括为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三项任务。会议采纳粟裕等人的意见,作出暂不渡江南进,而先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仗,尽可能多地把的主力消灭在长江以北的决策。会议还决定,改变华北和中原解放区的组织建制,将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解放区合并为华北解放区,两中央局合并为华北中央局,两军区合并为华北军区,两边区政府合并为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

4月30日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中央庆祝五一节口号,提出各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口号由新华社当日播发。

本月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机关由武安县迁到平山县,与晋察冀边区政府合署办公,先驻水碾村,后迁至王子村。

1日中央发出关于邀请各派代表来解放区协商召开新政协问题给沪局、港分局的指示。

同日中央、中国人民总部在西柏坡开始办公,同时中央前委、工委、后委的工作即行结束。

同日李济深、何香凝、沈钧儒、马叙伦等民主人士在香港联名致电并转解放区人民,认为五一节口号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表示要通电国内外各界及海外侨胞,共同策进,完成大业。

7日陈毅、粟裕陪同到华野视察的朱德总司令南下,于十一日到达华野司令部驻地河南濮阳。

9日中央和决定将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个解放区及其领导机构合并,组成华北局、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和华北军区。兼任华北局。同时,还决定加强中原局,成立中原军区,刘邓大军及陈谢部队改为中原野战军,任中原局。同日,发出《关于改变华北、中原解放区的组织、管辖境地及人选的通知》,同时说明:中央已与中工委会合,中央工委即行撤销。

同日中央致电东北局:纠正土地改革中左倾错误时不要限制农民必要的斗争。

同日朱德在华东野战军第一兵团团以上干部会上发表《目前形势和军队建设问题》的重要讲线日中央和发出通报,对三委会合后的中央和军委各部门人员进行部分调整:为中央副秘书长,彭真兼组织部部长,安子文为副部长;等等。

同日中央发出《对目前妇女工作的指示》,强调要发挥妇女群众在土改、支前、生产、管理政权等方面的作用。

同日朱德在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连、排、班及士兵代表会议上就连队的任务和连队建设问题发表重要讲线日任弼时听取荣高棠关于平津的汇报。

18日由于特务告密,敌机轰炸城南庄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当晚移居附近的花山村。

19日、周恩来、董必武、、杨立三、贾拓夫、薛暮桥等开会,商议解决西北财经困难等问题。

同日中央电告上海局:平津学运很有成绩。为更好地进行工作,需要建立统一领导,因此平津学运统归华北局城工部领导为宜,城内组织仍旧平行。

21日朱德在华北解放区工商业会议上讲话,指出: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建设,要靠国营经济做领导,同时发展私人工商业及合作社事业,三者相辅而行。

22日致电、周恩来、任弼时:根据饶漱石电,病重,请考虑照饶提议以王建安为山东兵团副司令员,而以周士第为之副司令员兼太原军区司令员,徐、周在一起工作,另设一太原军区副司令员管理军区日常业务。

23日中央决定创建华北军事政治大学,任校长兼政委,副校长肖克,副政委朱良才。校址在石家庄市附近的南新城。

同日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撤销中央工委和后委、调整中央及军委,各部门负责人的通知。

25日中央发出通知,决定重新印发一九三三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制定的两个文件,即《怎样分析阶级》和《关于土地斗争中一些问题的决定》。

同日与谢觉哉、陈瑾昆谈话时指出,华北大部分地区已没有敌人,可以着手建立正规法制。

同日柯庆施关于石家庄工作请示中央:以发展生产为中心,配合民主政治的建设,反对破坏,巩固秩序和训练干部等。

26日离开花山村抵达西柏坡,与朱德、、周恩来、任弼时会合。晚,五位书记在处开会,讨论华北地区的作战等问题。

28日关于对外订立有借有还商业性协定问题致电、罗荣桓、刘亚楼并东北局。

30日致电、罗瑞卿、:攻承德如无把握,似以出冀东较为适宜。

同日周恩来到中央各机关驻地东柏坡、南庄、北庄、峡峪等村。